重庆市档案馆“民族脊梁 巴渝丰碑——中国重庆革命史(1921—1949)”展览展出的《沁园春·雪》手稿复制件。记者 赵迎昭 摄/视觉重庆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红岩革命纪念馆“千秋红岩——中央南方局历史陈列”展览内,一块显示屏循环播放着《沁园春·雪》短片。

在显示屏下方的展柜中心位置,陈列着在“第十八集团军重庆办事处”信笺上题写的《沁园春·雪》手稿复制件。大气磅礴、豪放酣畅的书法艺术,将观众的思绪带回到上世纪40年代。

“1945年,同志为诗人柳亚子题写过两幅《沁园春·雪》。是年11月14日,《沁园春·雪》在重庆《新民报·晚刊》首次公开发表。”4月12日,红岩联线管理中心科研处处长王庆华在接受重庆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为何会为柳亚子题写两幅《沁园春·雪》?这首壮丽诗篇是如何公开发表的?发表之后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4月12日清晨,红岩村景区鸟语花香,春意盎然。景区内《沁园春·雪》广场中央石壁上,镌刻着《沁园春·雪》手稿。细细观察,人们会发现石壁上镌刻的《沁园春·雪》和“第十八集团军重庆办事处”信笺上题写的《沁园春·雪》稍有不同——前者比后者多了“亚子先生教正”和“”几个字,以及的印章。

“这两首《沁园春·雪》都是题写后赠送给柳亚子的,原作均收藏在中央档案馆。”王庆华说,这首著名的咏雪词诞生于1936年。

1936年2月,率领部队东渡黄河,奔赴抗日前线时,在途中目之所及,群山环抱、沟壑纵横、千里冰封,不禁豪情满怀,在一农户家中挥笔写下了这一千古名篇。

“这首词写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之际,它以‘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豪迈语言,明确指出,只要在中国的领导下,中国人民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就一定能取得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王庆华说。

为柳亚子题写《沁园春·雪》和重庆谈判这一历史性会谈有关。1945年8月,从延安飞抵重庆,参加重庆谈判,在此期间与柳亚子重逢。故友见面,分外激动,柳亚子多次向呈诗,并索句留念。

1945年10月7日,给柳亚子回信:“……初到陕北看见大雪时,填过一首词,似与先生诗格略近,录呈审正。”还用“第十八集团军重庆办事处”信笺题写了《沁园春·雪》,与信一同寄给了柳亚子。

柳亚子收到信和诗词后,高兴之余发现信笺上的题词没有题上、下款,也没有的署名。柳亚子不想留有遗憾。他抓住离开重庆前的时间,准备好纪念册,请他再题写一遍。

这次题写在柳亚子纪念册上的《沁园春·雪》加上了“亚子先生教正”的上款和“”的落款。随后,柳亚子又提请盖章,奈何没带印章。于是,柳亚子请篆刻家曹立庵连夜刻了两方印——白文为“印”,朱文为“润之”,盖于落款之后。

不仅如此,柳亚子还请郭沫若手书“北国风光”列于墨迹之前,将自己的和词及后记抄录在墨迹之后。

“从风格上的涵浑奔放来看,颇近苏、辛词派,但是遍找苏、辛词亦找不出任何一首这样大气磅礴的词作;真可谓睥睨六合,气雄万古,一空倚傍,自铸伟词。当听说这首词出自毛主席的手笔之时,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只有这一个人才能写出这一首词。’”1978年,戏剧家吴祖光在《话说〈沁园春·雪〉》一文中写道。

王庆华称,1945年11月14日,吴祖光在其编辑的《新民报·晚刊》副刊《西方夜谭》上以《毛词·沁园春》为标题第一次公开发表《沁园春·雪》。

1945年10月25日至28日,柳亚子与画家尹瘦石在重庆中苏文化协会举办“柳诗尹画联展”。柳亚子把书赠他的《沁园春·雪》手稿和自己书写的《沁园春》和词公开展出。从此,创作的《沁园春·雪》开始在社会上相互传抄。

展览会后,柳亚子将的《沁园春·雪》和自己的和词一并送到《新华日报》。《新华日报》考虑到发表的作品要经过他本人同意,没有马上答应。1945年11月11日,柳亚子的和词在《新华日报》第四版上和读者见面。

“外边看报的人,知道有我的和作,必定有毛主席的原作,希望看原作的人太多了。”柳亚子在《关于毛主席咏雪词的考证》一文中写道。

正当柳亚子为发表咏雪词一筹莫展时,在《新民报·晚刊》副刊《西方夜谭》任编辑的吴祖光偶然读到了《沁园春·雪》。他在上述文章中回忆:“在毛主席离开重庆不久,我得到一首抄得不全的《沁园春·雪》词,抄稿中遗漏了两三个短句,但大致还能理解它的意思。”

吴祖光激动不已,多渠道对咏雪词内容进行了核对,分别得到了三份手抄稿,竟然互不相同,他只好将三份抄件进行整合。1945年11月14日,《西方夜谭》副刊率先发表了《沁园春·雪》。

“这首洋溢着革命乐观主义和英雄主义精神的诗词迅速轰动山城,传遍全国各地,使世人知道不仅是伟大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而且是伟大的诗人。”王庆华表示。

王庆华介绍,当时,中宣部一手策划了针对《沁园春·雪》的反革命围剿,机关报《》率先发难,随后一批反动报刊相继抛出一批文章,恣意曲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是封建帝王思想,诬蔑人民武装是“草莽英雄”,解放区是“封建割据”。

在这样的背景下,民主人士纷纷在报刊上发表见解,对反动文人对《沁园春·雪》的诋毁曲解进行了反驳。这首词引发的笔战,不但轰动重庆,轰动全国,还轰动了海外华人世界。菲律宾《华侨导报》在转载这首词时,称赞道:“无论置诸任何古今中外的伟大诗作之中,也都是第一流的杰作中之杰作也!”

“对于反动派发起的这一反革命围剿,中国以大局为重,没有理睬。”王庆华介绍,1946年5月23日,《新华日报》发表了一段“编者按”,指出:“同志咏雪一词刊出后,一时唱和甚多,然而也不乏好事之徒,任意曲解丑诋,强作解人,不惜颠倒黑白,诬为封建帝王思想。虽‘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这段按语字数不长,却击中要害,从此这一场反革命围剿才偃旗息鼓了。

“铁的事实证明了毛主席‘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科学论断,而蒋介石一帮不过是昙花一现的小丑而已。”吴祖光在上述文章中写道。

“从《沁园春·雪》中,我们能深切感受到中国人的自信和气魄。”王庆华说,这首气壮山河的诗词更体现出强烈的人民意识。中国从诞生起就始终为了人民、依靠人民、根植人民,一代代中国人的为民情怀一脉相承,把中华民族复兴伟业不断推向前进。

汽车行驶在重庆市黔江区中塘镇双石村的“挂壁公路”上。杨敏摄重庆黔江:“挂壁公路”助力乡村振兴近年来,黔江区加大“四好农村路”建设力度,在峡谷、沟壑、悬崖、绝壁上修建了一条条“挂壁路”“盘山路”。…【详细】

村民在重庆市垫江县沙坪镇毕桥村高标准农田水稻基地用农机收割水稻。龚长浩摄重庆垫江:农机助秋收立秋后,重庆市垫江县45万亩水稻相继成熟,稻田到处可见收割机抢收粮食的场景。…【详细】

川渝滇黔藏“跨省通办”服务专区上线日电 (刘政宁、周小平)20日,由川渝滇黔南五省区市联袂打造的“跨省通办”服务专区正式上线,将为企业群众提供更加便利的异地办事服务。 据了解,新上线的“跨省通办”服务专区是为贯彻落实2021年国务院《政府工…【详细】

1945年《沁园春·雪》在重庆首次公开发表

admin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