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沙道沟镇两河口村彭家寨古建筑群被国务院核定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使彭家寨的保护从级别上又上升了一个档次。

十多年来,彭家寨从一处名不见经传的村寨飙升至两河口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的核心建筑之一,成了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然而,作为地处宣恩的“国保(宝)”,我们对她的认识不够、思考不多,特别是一些保护不当的措施,仍然被当成一些部门津津乐道的“成绩”大书,这种“自我陶醉”意识,不得不让人为彭家寨的保护与开发捏把汗。

彭家寨位于沙道沟镇两河口村八组。寨子临河靠山,过龙潭河设索桥;两端各以溪沟为界,叉几沟上建风雨桥;后山树木葱郁,形成极好的背景。该寨是“鄂西土家聚落的典型选址”。

在观音山脚的坡面上,寨中40余栋吊脚楼错落分布,彭家寨古建筑群是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建筑的“活化石”。该寨吊脚楼是干栏与井院结合的格局,不仅照顾立面,而且充分发展平面。单体建筑为一正一厢或一正两厢,转角处设伞把柱,为土家匠师的独特创造。

“干栏式的龛子(厢房)来自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三开间正屋来自黄土高原的窑洞,正屋与横屋(厢房)的围合趋势来自黄土平原和‘井院式’窑洞。”彭家寨古建筑群是“土家吊脚楼的典藏”,囊括一字吊、平地起吊、两层吊、三层吊等吊脚楼基本样式,朴素淡雅,品相俱佳。

1999年9月27日,华中科技大学建筑系教授张良皋致信恩施州人民政府:“宣恩沙道沟——两河——龙潭一线,吊脚楼群最为集中,在整个鄂、湘、川、黔边区土家聚落中,此一线最为‘纯粹’。彭家寨、板栗坪、曾家寨、罗家寨、龙潭、白果坝等处的吊脚楼群,都可与其他各地最好的吊脚楼相比,尤其是彭家寨,楼阁峥嵘、层次丰富、背景优美,寨内整齐清洁,在我所经过的土家寨子中,彭家寨是全面领先的冠军。”

“土家是‘建筑大族’,在建筑文化上有重要地位,保护土家建筑的代表作品,重在性不在于保护西藏布达拉宫之下,希望能引起有关方面的关注。”他的话引起相关领导的重视和社会各界的关注,彭家寨从一个村寨成为受国家保护的文物。

彭家寨是“活着的文物”,全寨45户250余人,全部为彭姓,寨内文化事象丰富。该寨是省级少数民族特色村寨,省级文化生态保护试验区。在两河口村,沿龙潭河一线有数个吊脚楼群,该地是“宣恩土家民居的一圈项链”,彭家寨是“项链上最光彩照人的明珠”,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归属的两河口村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宣恩县是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

彭家寨以其完美而集中的吊脚楼群和丰富的民族文化,受到党委政府、专家学者和社会各界的重视,2002年12月16日,州政府行文公布彭家寨为州级文物保护单位,将彭家寨纳入文物保护名单。按照文物保护法律法规,不可移动文物在保护时“不改变文物原状”,修复时“以旧还旧”,这意味着针对彭家寨吊脚楼群的改建已经冻结。

然而,自彭家寨列入文物保护单位以来,相关单位在保护过程中,存在不当与过失,文物管理部门管理不到位。2004年,相关部门投资7万元,修复即将毁损的吊脚楼,更换腐烂的木柱,整修窗户,在屋面跺脊,做飞檐翘角;用扶贫资金对每家每户进行建沼气池、改厨、改厕、改圈的“一建三改”项目,修建连户路。

2008年,省人民政府公布第五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彭家寨位列其中;住建部、国家文物局公布第四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两河口位列其中。按照文物保护法的规定,相关单位已在彭家寨安装消防设施,划定“四至”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建立文物档案。

2009年到2012年,相关单位投入140万元,建设吊脚楼,修建青石院坝及石栏杆,刷漆,为水泥墙面包木板,将吊脚楼下附属设施后移,露出吊脚。此次建设引发人们的思考与质疑:2009年4月16日,网友在“贡水论坛”发贴:《开发民族文化得有度》:彭家寨不要刻意的去用现代的美去开发,要多想想怎么样才能留住那里的原生态以及原始的面貌……”

2012年初,彭家寨的叉几沟被建成一条水泥沟,青石栏杆围砌。4月5日,网友在“贡水论坛”发贴:《彭家寨前一壕沟》,“贴子用一组照片描述了彭家寨开发的败笔:古香古色的彭家寨前出现了一条用水泥、石块砌成的水沟。网友们的“口诛笔伐”声响彻网络。”

众多的桂冠,给彭家寨带来荣耀的同时,也带来挥之不去的阴霾。我县是老、少、边、穷地区,又属西部地区,相对来说,省、国家对宣恩发展给予政策优惠和资金扶持较以往多。民宗、水利、发改、镇政府等部门在申报项目时,大都选择名气大的彭家寨,有效提高命中率。在项目资金到位后,又要有看得见、摸得着的效果,确保顺利结项。

由此,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彭家寨屡次遭到改建,这与文物维修背道而驰。彭家寨既然是文物保护单位,为什么文物部门没维修?一句话,没有钱!

一直以来,缺乏经费是文物保护面临的现实困难。彭家寨吊脚楼群属于私人所有,文物保护法规定,属于私人所有的文物由户主维修。在户主无力维修时,由当地政府垫资维修,垫的钱要求私人偿还。“中央经费按地方能力分配,文保资金主要由省内自行解决。”申请到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意味着有资格申请经费,但并不确保能申请到。

在连片开发、新农村建设如火如荼的今天,彭家寨村民得到哪些实惠?一改三建、连户路为他们的生产生活带来便利,消防设施的建设有效提高建筑的安全系数,少数农家乐馆子、唱山歌的村民有现金收入……除此而外,剩下的就只有虚名了。

对他们来说,本来是自己的吊脚楼,由于政府一纸公文,无形中剥夺了他们对私产的处置、改建等权利。为吸引游客眼球而作的大量建设,在旅游没热的现阶段,于他们的生活无益,甚至可以说打扰了他们的日常生活。不仅如此,村民改善居住条件、提高生活质量的愿望,无法与国家的惠民政策对接或受到许多限制,村民被挤兑成“边缘群体”——手里捧着传说中的“金娃娃”,变现可望而不可及,心里窝着无名火。

协调不够,监管不力,文物执法缺位,导致各部门不作为或乱作为。彭家寨保护和发展有规划吗?有,是大手笔勾勒的蓝图,不涉及材料、工艺。假设跨部门成立一个管理组织,不掌握大量的保护建设资金,终将陷于摆设,同时,相关部门会把注意力转到另外的点,彭家寨可能归入“冷宫”。

彭家寨古建筑群列入“国保”,甚至两河口村列入中国历史文化名村,追溯至2002年列入州级文物保护单位,因为她是文物,为我们对彭家寨以及宣恩吊脚楼群价值的认识定性。保护时是借鉴还是还原?这个问题不在讨论的范畴,就为她是文物,彭家寨就是彭家寨!

上升为国保之后,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和命名与撤消与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一样,实行淘汰制,国家对国保将进行国家抽查省内巡检,对保护不善的国保单位亮黄牌或除名。

如何保护彭家寨是当务之急。文物部门将积极争取各级财政加大文物保护经费支持力度,不断提升文物保护单位的管理能力和水平,扎实推进彭家寨古建筑保护的各项基础性工作。同时,按照国家级文物保护的相关规定,尽快完善“四有”,划定、公布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建立完善记录档案,设立保护标志和必要的保护机构,明确保护责任,实现保护管理工作日常化、规范化和制度化。我县文物保护部门相关人员表示。

在沙道沟以至宣恩县,一处吊脚楼群被公布为国保,不是孤立的现象,也就是说,她之所以被公布为国保,与宣恩众多的吊脚楼群、丰富的建筑文化、厚重的民族文化是分不开的——“国保”桂冠的摘取是以此为基石和依托的。

因此,我们不仅要保护彭家寨古建筑群,还要保护她的生态环境。两河口是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对龙潭河一线建筑群的保护和建设,要挖掘当地建筑的内涵,不能比照改建后的彭家寨,更不能照抄湖南模式,也不能按新农村的标准做成千屋一面。

新建吊脚楼要请风水先生择地,修建时请本地木匠施工。民间建筑选址和建设理论,经过千百年的实践,通过师传徒授传承至今,里面包含美学思想、天人合一理念。事实证明,只有民间匠师建设的吊脚楼才会布局协调,宜居宜人宜寨,才经得起世人的审视和时间的检阅。

要正确认识文物保护与利用的关系,“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保护是开发的基础,两者是本和标的关系。彭家寨古建筑群首先是不可移动文物,在条件具备时,才有可能成为旅游产品。

“彭家寨的旅游开发前景可观,起步艰难。”可谓一语中的。今年,我县将打造“三坝两寨”新农村示范点,按照推动特色产业、基础设施、特色民居、村风民风“四位一体”的标准建设龙潭河一线彭家寨、曾家寨、汪家寨,将彭家寨建成“土家族文化生态观光区”,在深刻理解“文化生态”的基础上,此举将促进两河口村的旅游发展。

宣恩的旅游开发只是国民经济发展中的一个部分,其比重远不及农业、工业,对两河口村而言,先是发展产业,其次是旅游开发。文物保护、旅游开发有其自身规律,我们在寄予包括彭家寨古建筑群利用以及全县旅游开发热望的同时,要头脑冷静,分清主次,不能攀比,催之过急。

采访手记:宣恩位于全国第二阶梯东部边缘,该地带因历史文化较少受到“外界”干扰,被专家称为“历史的冰箱”。宣恩吊脚楼群就是这“冰箱”里优秀的物质文化遗存,她与开平雕楼、福建土楼一样,日益受到人们的重视。

当一些地方正不惜千金、倾其所能,声势浩大地打造“古建筑”、“古遗址”时,在宣恩,彭家寨土家吊脚楼群、小茅坡营苗寨、庆阳凉亭街等一批颇具民族特色和核心文化元素的建筑群,更显得弥足珍贵。

这些拥有法定身份的建筑群,是先辈留下的不可再生的珍贵文化遗产,不仅是物质财富,也是我们的精神家园。因此,大家应该用一颗虔诚的心去对待,更不可乱涂乱画,乱改乱建。

现实中,破坏与保护太过悬殊的力量对比,使我们身边的不可移动文物命运多舛。大家能否静下心来深思:宣恩,还有多少文物经得起再三折腾?

彭家寨之痛:再三折腾文物“伤不起”[组图]

admin

Leave A Comment